月亮小說網 > 女频言情 > 誤嫁皇叔囂張醫妃惹不得 > 第242章 給她賞賜

第242章 給她賞賜

沈丞相見女兒一身傷,還沒完全退熱,就已經顧著幫他,心里對這個女兒又更喜愛了三分。

“什么藥材能有珺兒的身體重要?你還是先躺著吧,等好了再說。”

沈湘珺卻堅持坐了起來,叫著丫鬟香蓮把東西取了過來。

“父親,女兒之前聽您說過,您年輕時結交的一位舊友,如今入了道觀,成了一名修道之人,而且他還醉心煉制丹藥。”

“確有此事。”

沈丞相神情嚴肅了起來,“不過為父不是說過,這個人,這件事,在時機未到之前絕對不可隨意說出去嗎?”

他重新聯系上了那位舊友,自然是有目的。

“女兒當然不會亂說,但是,父親上回說,道長在制丹藥,有幾味藥材難尋?”

“是。”

“那其中就有一種藥材,叫落紫英,女兒這次在螢山差點遇險,但是因禍得福,竟然正巧讓我看到了落紫英!”

她接過了香蓮遞過來的一個布包,打開捧到沈丞相面前。

“父親請看!”

她托著的那株藥材,紫莖,長著細長葉片,上綠下紫,葉芯中結出了小小的圓色果,又像果又像花,下端圓形,上端綻開,綻出六瓣,聞之略有些香味。

“這就是落紫英?”

沈丞相眉眼都舒展開了,伸手就要來接過這株藥材,“不過,珺兒怎么認得?”

沈湘珺卻又避開了他的手,在父親疑問地看著她時,她趕緊解釋,“父親,這落紫英挖出來不處理一番,不好保存。只怕等送到道長手里時已經枯爛了。”

“至于女兒怎么認得落紫英,是因為當時聽到這幾種藥材之后,女兒就用了點心思去找藥書看了,記下了它的樣子和特征。”

沈丞相聽了之后很是欣慰,“沒想到珺兒有這般心思。”

“女兒還記下了挖出藥材之后如何處理,所以,藥材先不給父親,等我處理好了,能夠好好保存,再交給父親。”

她解釋了為什么現在不交給他的原因。

沈丞相剛才在她避開的瞬間心里有點惱意,聽到她這個解釋之后一下子就沒意見了。

“珺兒考慮得周全。”

見她一臉蒼白,他又趕緊說,“也不著急,今天你先好好喝藥休息,身體要緊。”

沈湘珺把藥材包好,又交給香蓮讓她收好,這才對沈丞相說,“女兒一定好好喝藥,盡快好起來。對了,父親,裘小姐怎么樣了?”

沈丞相神情略有些復雜。

“本來此次你冒險進螢山去找裘云真,應該能在裘將軍那里得幾分功勞,但是我聽說,是晉王和那個陸家二小姐找到了裘云真?還是她救了裘云真?”

如果只是晉王找到裘云真,他們還不至于這么郁悶,現在這中間就是冒出了個陸二小姐!

“父親怎么這么快知道了?”沈湘珺有些意外。

這件事情,有林大人,有陳大人,最主要還是有晉王。三個大男人在呢,她覺得功勞怎么樣也不會分到陸昭菱身上去。

林榮和陳大人二人,為了自己的利益,怎么樣都得在皇上面前努力表現自己吧?別人有什么可提的?

但是現在她父親竟然剛下朝就知道了,說明什么?朝堂上有人提了陸昭菱!

“今天林榮和陳德山二人都面圣了,此二人都不住地提起陸昭菱,說螢山這一趟,都是因為她有在山里尋路的本事,才帶著他們找到了裘云真,抓到了柳宅兇案的嫌疑人。”

沈丞相想到了早晨那二人在朝上不遺余力吹捧陸昭菱的嘴臉,心里又嫌棄又討厭。

“尋路的本事?”沈湘珺愣了一下。

“嗯,他們說陸昭菱可能是在鄉野長大,反倒有這方面的經驗,能在螢山起大霧的時候分辨正確的出路。”

林榮和陳德山二人說完之后,林御史那老匹夫又跳了出來。

“聽說之前京城不少人在聽到皇上給晉王和陸二小姐賜婚之后,紛紛嘲笑陸二小姐長于鄉野,現在看來,這些人都是淺薄無知的人啊,人之優秀,便是在哪里長大都難掩光華。”

“皇上,江山萬里,城池或是鄉野,都是您的子民,城里的人嫌棄輕視鄉野的百姓,這是多么傲慢啊。更何況,陸二小姐還是皇上親自賜婚,他們還時時嘲笑,豈不是質疑皇上?”

“現在陸二小姐既然立了功,皇上何不趁機敲打敲打那些臭嘴無知之人?哪怕是夸陸二小姐一句,有皇上金口,陸二小姐想必得感激涕零。”

林御史一開口,那真的就是滔滔不絕的。

沈丞相有幾回示意別人打斷他,都沒成功。

“父親,那皇上當真夸了陸昭菱?”沈湘珺聽了沈丞相的話,心里酸得厲害,感覺自己的頭都疼起來了。

“皇上愛面子,既然這么多人都說了陸昭菱有功勞,當真只是夸兩句,場面過不去。”

沈丞相神色也有些惱,“再加上林御史一直說陸昭菱以前在鄉下,也是貧窮可憐,皇上便還賞了她一套赤金珍珠頭面,及五百兩銀子。”

沈湘珺差點兒沒維持住自己的人設尖叫出聲。

“貧窮可憐?!說的那是陸昭菱嗎?皇上是忘了,她才得了青福侯府十萬兩嗎?!”

是她的耳朵壞了,還是這個朝堂癲了?

那可是十萬兩,一個兩個的就都忘了?

沈丞相不想再說這事,“行了,事已至此,再計較無用。現在只等著裘云真好起來,你再和她親近一些,只要她認你的功勞,你也不至于白跑一趟。”

他安慰了沈湘珺幾句,出去了。

沈湘珺氣得揪著被子,半晌說不出話來。

“小姐,難道皇上就完全沒有提過您,沒有給您一點賞賜嗎?”香蓮也覺得有些不忿。

沈湘珺咬了咬牙,“且等著吧,這落紫英處理好給了父親,我就可以趁機跟他提個要求,讓他幫我在皇上面前提一提平妃一事。”

她決定了,暫時可能不能徹底擠走陸昭菱,那她就爭取成為晉王平妃。大周朝也并非沒有平妃的例子。

陸昭菱和晉王也終于回到了京城。

聽到輔大夫就在王府,陸昭菱索性先跟著去晉王府。

“王爺,可找到落紫英?”輔大夫一見到晉王就滿懷期待地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