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小說網 > 科幻灵异 > 逍遙王玄祁生下皇族唯一女兒 > 第1942章 異世者齊聚一堂

第1942章 異世者齊聚一堂

男修的表情冰冷至極,眼神中閃爍著明顯的殺意。
方羽當然能察覺到對方的敵意,但他還是很好奇,眼前這名男修的身份。
"在動手之前。我想知道你的身份。"方羽說道。
"在你死之前,我會告訴你的。"
男修冷聲說道,右掌往前一推。
"轟!"
磅礴的仙力,從這密閉的空間內如同洶涌的浪潮一般撲向方羽!
方羽雙臂交叉于身前,凝聚出一道泛著紫光的盾印。
"砰隆……"
下一秒,他的身軀就被那狂濤般的仙力所席卷。強行卷向后方的墻壁。
男修的目標顯然不止方羽一個。
他低下頭,俯視地面上的寒妙依。左掌抬起。
"嗡嗡嗡……"
他的左掌之上,迅速凝聚出一團法球,往下方轟去。
"咻!"
法球當空朝寒妙依沖來,速度極快。
寒妙依腳下一蹬,朝著側方閃去。
然而,空中的法球竟然也調轉了方向。直直追向寒妙依。
"砰!"
寒妙依被法球追上,引發劇烈的爆炸,整個密閉空間都震動起來。
"咻……嗙!"
寒妙依的身軀直接飛了出去,重重地撞在遠處的墻壁上,爆發出悶響聲。
至于方羽,此刻也被那股磅礴的仙力所籠罩,身軀被束縛于空中。
男修立于高空,身軀周圍皆被仙力所環繞,氣勢極強。
寒妙依撲倒在地面上,猛地把臉抬了起來。
"哈哈哈……是他先對我動手的!主人!我是被迫反擊!"寒妙依一臉喜色。高聲喊道。
這句話,讓空中的男修微微蹙眉。看向寒妙依的位置。
"轟!"
這一刻,寒妙依的身軀上,紅芒綻放,身軀更如同閃電一般朝著他沖來。
沖擊力驚天動地,攜帶著極為強悍的力量波動!
男修眼神閃爍,左臂抬起。伸出一指。
"噌!"
他的指尖前,顯現出一道水紋般的符印。
寒妙依朝著這道水紋符印。轟出了凝聚著恐怖力量的一拳。
"嗙!"
拳頭砸入到水紋符印之中。
水紋明顯出現了劇烈的波動。
但與此同時,寒妙依整只右手臂都被水紋吞噬入內。
"體修?"男修微微瞇眼,開口道。
寒妙依黛眉緊蹙。
因為她感覺到自己的整只右手臂都在被一股至陰至冷的氣息所滲透,逐漸失去了知覺。
就像陷入到沼澤之中,越是用力,就越難脫離困境。
寒妙依索性不再理會右手臂的情況,轉而抬起一腳,猛地踹向男修的腹部。
男修右臂往下一擋,手臂外層再次凝聚出同樣的水紋印記。
但這一次,寒妙依即是將腿收住。轉而身軀往前猛地一傾。
"砰!"
寒妙依用頭顱重重地撞中男修的胸口。
男修悶哼一聲,身軀往后退去。
"咻!"
而這時。一道紫芒從他的身后閃爍而來。
男修心念一動,想要施展身法轉移。
可當他施展身法的瞬間,他卻感覺周圍的空間被抽離了一般,導致身法無法生效!
隨后。他就看到了側方掃來的一個鞋底板。
"嗙!"
男修的頭顱被方羽一腳掃中,整個身軀都甩飛出去。
"咻咻咻……"
而原先他所凝聚出來的水紋符印。也在這時候失去了效果。
寒妙依這才把手臂抽了回來。
她的整根右手臂,都被附著上一層深藍的顏色。
那股法能已經滲透入她的手臂之內。
但手臂抽出來后。這股法能就以肉眼可見地速度被消除了。
這就是神魔體肉身的恢復能力。
"主人,你為什么要出手啊?他剛才已經被我破防了。我很快就能把他打趴。"寒妙依不滿地說道。
"那可不一定。"方羽說道,"這家伙沒你想得那么弱。"
"砰隆……"
男修重重地摔在另外一邊的地面上。
不得不說。整個密閉空間內的六面墻壁的強度都極高。
要是放在外面,方羽。寒妙依與這名男修之間交手的幾個回合,已經能把周邊的區域毀得一片狼藉了。
但在這個密閉空間內,卻連一絲裂痕都還沒有出現。
男修從地面站起身來,身上綻放出一陣白光。
他仰頭看向方羽和寒妙依所在的位置,瞇起眼睛,開口道:"你們……皆是體修?"
"……算是吧。"方羽答道。
"沒想到……如今的修真界,竟然還存在你們這種等級的體修。"男修語氣異樣地說道。
"看來你已經很久沒有離開過這里了?"方羽故意試探地說道,"現在外面全是我們這樣的體修,我們算很弱了。"
他覺得眼前這名男修,或許已在這個太源山圣地內待了數萬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了。
"呵呵。"
然而,聽到這句話的男修卻冷笑出聲。
"我在這里也沒待太久,不過十二年而已。"男修冷冷地說道。
聽到這句話,方羽心頭一凜。
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信息。
十二年前,正是太源山圣地上一次開啟的時間點!
這意味著,眼前這名男修是上一次進入到太源山圣地,直到今日都沒有離開的修士!
但問題是,既然沒有離開過太源山圣地,他是怎么知道已經過了十二年的?
"你一直留在這里,竟然還能準確地知道時間點?"方羽直接問道。
"我有辦法能夠知道。"男修嘴角始終掛著一絲詭異的笑容,說道,"因為,我剛接收到一條重要的信息。"
"什么信息?"方羽瞇眼問道。
"信息?你不能知道。不過,你也因此得到了暫時活下去的權利,祈禱不要再見到我吧……"男修笑著說道。
話音未落,整個空間轟然崩碎。
"轟隆!"
原先完整的密閉空間,在這一刻支離破碎,直接變成虛無!
而那名男修已經消失不見!
方羽和寒妙依,則是墜入到無盡的虛無之中。
"竟然就這么離開了……"方羽心中疑惑,眉頭緊鎖。